绮里里不存在

关于我师妹那股泥石流。

_(:ミ」∠)_

这个喵萝是企图买草靶子进漫展结果扛不动的我

不要在意这种喵哥从哪来的……


当爹又当妈的喵哥x粘人熊孩子你

我师妹从小就是个泥石流一样的小姑娘,本来有一手雕刻的好手艺,但是总是雕出些造型不可描述的东西来换钱买衣服。
买衣服?想要什么衣服和师兄说不行吗?不要为了这种事来创造一些污秽的东西!这样不好!
“世人本应相爱,这哪里有错嘛!”
我好不容易从肮脏的交易市场把师妹抱回来,这小丫头还踢我,不过好在她被我夹着动不了,没有多大的杀伤力。
“师兄不好说这样对不对,但是你不能在成年之前把这种东西拿出来卖。”我伸手扯了扯师妹肉嘟嘟的脸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这些东西从哪知道的?”
“二师兄房间里的画本子!”
……
很好,我知道要找谁算账了。

后来出了师门,我们两个分开了一段时间,曾经约定好了如果不回师门就在扬州过中原人的节日。
本来买好了糖葫芦和其它小点心等着她,结果一转头,人是找到了,但是她扛着一个比她还高的草靶子,上面插满了糖葫芦。
怎么回事?买糖葫芦也就算了怎么连人家草靶子都买了?
“来,啊——”
“呜!你!”
“再来一个哈!”
“呜呜呜!混!”
“你看还有一个哦!”

干什么呢这是?!几个月不见这丫头怎么越来越皮了?!谁教她用糖葫芦欺负别人家小孩的?!
给别人家师兄师姐道歉之后我赶紧把师妹提走了。
师妹从小到大从来没挨过打,顶多也就是训两句就算了。原因可能是因为她太可爱了,从小到大都没人舍得打她,所以长大之后才会那么皮。
我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忍咯,谁让她可爱呢。

“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怎么都不学好?是不是二师兄?”
一边给她擦着嘴角的糖渍一边问。整个师门最熊的就是二师弟,不知怎么的师妹也越来越像他,头疼。
谁知道这丫头脑袋一歪,把她的猫抱起来遮住下半张脸,道,“是啊,二师兄天天带我玩。才不像你嘞,看见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的小姐姐就走不动路,哼。我长大才了不要你嘞!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我心说,不要以为你长的可爱我就不敢凶你,但是转念一想我还真不敢凶她。从小到大她一哭我就脑子一热,什么都答应她了,不过好在她从来没有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我哪有走不动路,不对,也没有说话不算话啊?”我赶紧把猫抱回来以防她用猫擤鼻涕,这架势是要哭出来啊。
“你、你还说……你以为我、我十年前说要嫁给你是说假的吗!”
3、2、1……哭了。

“来来来,小师叔告诉你们哦,你们要从房梁放下去,再从侧面入手,这样才能拔到二师叔的胡子……”
我把师妹从三个小萝卜头中间拖走,叫他们好好练功别整天和小师叔胡闹。最近二师弟很明显成了她和我三个小徒弟的捉弄对象,也只能感叹一下风水轮流转。

“你又胡闹。”
这么多年过去,师妹的脸还是肉乎乎的,手感极好了。

“略略略!你又不给我亲亲,我只有找二师兄玩咯。”
“好好好,给你亲给你亲,亲哪都行。”

为什么我喝醉了随性发挥的东西热度突然????

我可能要向我女朋友道歉。

ooc我大概也不知道是不是了毕竟我现在好像喝多了有点醉醉的科科

孙翔
我女朋友和我青梅竹马相爱相杀……实际上她要比我小三岁,她性格有点幼稚,所以一玩游戏我就嘲讽她。顺带一提,她还是我们队长的迷妹。
上了高中她就视力不太好,因为游戏玩多了,当然我一直都觉得她没多厉害。
夏休期常见的状态就是她玩手游,我给她扎麻花辫,别说,还挺可爱的。
“孙翔!我也是很厉害的!”
“哎你别动,你头发打结了知不知道。”
为什么是我?她一个18岁的小姑娘,不会自己绑辫子,只会高马尾。
她在我和她妈眼里,除了画画,可能就什么也不会了。
我能怎么办,毕竟我那么喜欢她。养她一辈子什么的,仔细想想也挺好的。

直到今年的C[哔——]的第三天。
我本来是去做宣传,结果她被荣耀官方邀请上台,我才知道我女朋友号称我国路人局最强鬼剑。
前一天,她拉着我参加活动,我觉得上台jjc太欺负人,就让她自己去,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完成了一挑三。本来以为是对面太弱鸡。
现在看来,不是我军战斗力不足,而是对方太强。
原来我女朋友和我说,她打游戏挺厉害,不是说虚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是要和我女朋友道歉,还是要推荐她做主播。
毕竟,现在她收到了职业战队的邀请,她妈让我拦着她。


(`・ω・´)ฅ啵叽

[全职日常向]爱情的味道。

夕阳红一般的操作。

可以说是非常的厉害了。

老王试水_ノ乙(、ン、)_


[王杰希]

我印象中的爱情和这个年纪的人不太符合。
一开始两个人都很忙,而她总会有时间爆破厨房却没有时间去打扫,但是到后来我们开始相互配合,相互扶持。
在我印象里的爱情就像盐一样,普通到容易忘记它的味道,但是却永远不会忘记它的存在,甚至是不能缺少。
它就在那里。
今天的豇豆炒肉,明天的土豆丝,后天的皮蛋粥。没有外面的华丽,但是又朴实得不可或缺。最终变成了家里的一点一滴,那么多年来,终于放满了所有的房间。

她离开了自己的家,来到了我的家。最终我们会等待着我们的孩子,离开自己的家。
爱情的味道最终变成了我和她生活的味道,虽然有时候会厌恶这样的平淡,但是却还是会回到原点。
厌恶过后,回到原点,我依然爱她。

三十八亿年沧海悲歌。

死在奥陶纪的不甘嘤嘤嘤!!

边睡边写,四肢无力。

不说了鼻子好痛……



天使x伪萝莉你

“嗨,好孩子该睡觉了。”
天使洗漱完毕后发现你还在玩游戏,于是走过来揉揉你的脑袋。
“好吧好吧,我存个档。”
你乖乖的收起了电脑,缩回被子里准备睡觉。但是脑袋里还是对游戏的思考,对于物种的起源你并不是非常的了解,但是如果说是对于生命的认知与思考,你认为自己还是处于一个比较高端的位置。然而,坚持不看攻略的你,在奥陶纪卡了大概三天。
相比起要节操没节操,要脸没脸作为人的道德底线还需思考的,隔壁房间给源氏检查♂身体的变态,你认为这是因为你的胆小在限制你千万不要作死,或者是参与纷争。

“你最近很喜欢这款游戏,它是什么?”
天使也躺进被窝里,揉着你的头问道。这款游戏对你的影响力似乎越来越大,这样下去会影响到你的健康。天使也知道你的执着,于是,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尽早通关。
“这个游戏名叫,呃,三十八亿年沧海悲歌之物种起源。也就是和物种起源与进化有关,我总是在奥陶纪就结束了,但是和隔壁的变态说好了绝对不能查攻略……”
如果当初不作这个死,那就不是你了。两个宅,在以原始生物的状态进行莫名其妙的比赛,比的居然还是进化的速度。
“嗯——亲爱的,也许你没有发现两件事,第一件:它开始影响你的健康。第二件……那就是你们没有约定不能找人帮忙。”
她低下头亲了亲你的唇角,“等到明晚,我帮你看看这个游戏。现在你应该睡觉了。”

感谢祖先的进化,像我这种人,没进化肯定连草履虫都艹不过。

非常骚的脑洞扩写。

人活着就是为了杰克啊。

掉落二更就被主子抓过来更新了嘤嘤嘤。

加入一些美国众神的设定。Rider主线。

小日常。

凯莉×Rider

小腹左侧大面积的烧伤令人头痛。
你与其他的死亡骑士共享着同样的身份与智慧,但是此刻你觉得绝对是假的。

本来只是去探查情报,隐藏了自己气息结果闹出了动静,Caster过来查探的时候喵了一声。
千算万算,却没算到Caster是个猫派,打算过来撸猫结果发现自己暗搓搓的躲在草丛里,二话不说就直接放火。
其实和Caster单挑你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次不光是Caster,旁边突然杀出一个野生的Saber,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什么,“把马交出来把马交出来”。

“嘶…我跟你讲,这个两个人绝对有毛病!”
你尝试着治愈自己的伤,但是首先得把不能用的部分给掏出来。场面一度非常血腥。

“堂堂死亡骑士,居然也有这么没用的一面?”她握住你持刀的手,又挖下一块肉。

“Saber和Caster,我觉得她们是冲着我的马来的。”你捂住自己冒出黑色血液的创口,倒抽一口冷气。
她将菠萝啤倒在你的创口上,伤口逐渐愈合。“你的被动技能怎么感觉有点变态啊?”

“……当做无事发生。”

嗝。
@长坂 请签收。

女朋友的口红。

完了一更新就被主子催稿了。

以后掉落还是悄悄的……悄悄的……

喻文州(ysl唇釉28 & M.A.C can't stop won't stop)

她的工作是模特,因为官方人设的原因,所以平时工作都用接近人设的色号。不过我对口红不太懂,反正类似的颜色她单独分在一个盒子里。
其实她本身更喜欢颜色可爱的那种,而且她私底下是个特别软萌又很甜的女孩子。这支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大众眼中的她走什么风格和路线,与她个人的想法没关系。不过也是因为这样,平时出去玩根本没人能认出她。
大众面前的高冷女神私底下看着顶多16的小魔仙。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其实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各种意义上的有两个女朋友。好刺激。

张佳乐(雅邦黑管303 & 露华浓015)

我需要整理一下语言,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作为一个月薪三千八的住校美术老师会吃土到每天存一块钱,留着买口红的程度……莫非是因为她的隐藏属性是大胃王?
咳,她经常用的总共就两只口红,愿望清单上的口红越来越多,实际上买的只有四五支,使用率比较高的就是这两个。
重要的场合就会用露华浓的那只,平时出去玩就用雅邦黑管,我有偷偷的想给她买口红,但是她的愿望清单放在上衣的口袋里。
嗯——即便是男女朋友,扒衣服摸胸口还是会觉得哪里怪怪的。有提出给她买,但是她不要,我能怎么办?
要不微博开个抽奖给她黑箱几支?



全部都喜欢全部都想买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
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的钱包打算自制口红了。

女朋友的口红。

大概是各种夹带私货的东西。

口红有些是我买过的,有些是蹭着用的。

我没有经常吃口红,真的。

孙翔(kiko唇釉09)

我女朋友常用的口红是半透明的。用了挺久了,我会记得给她定期续航。
倒不是说我和她有多了解或者是喜欢这种款,只是这支差不多刷新了我的认知。
闻起来是那种趣多多的感觉,甜甜的。但是尝起来却没什么味道,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这个是她第一次亲我的时候涂的唇釉,那时候是我和她第一次约会。在电影院里偷偷的。

孙哲平(露华浓055)

我女朋友腰细腿长颜值高,现在工资涨了想买哪支买哪只,但是这支是她大学时候买的,所以一直都不太舍得用。不过那时候我俩偷偷摸摸谈恋爱,送礼物也是偷偷摸摸的送。
我刚发了工资就问她生日要什么,她说想要这个,也幸好当时我给她买了,现在越炒越高,她那么节约肯定舍不得买。
不过贵也没关系,我想给她买一辈子的口红。

黄少天(Lipstick Queen  Frog Prince&HELLO SAILOR)

我女朋友怎么会走寻常路呢?
这只口红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它是变色的,看上去不光是原谅,而是那种悲伤蛙的颜色,绿油油。
我当时硬生生的把那句“宝贝你没事吧是不是买了假货还是吃了假药”给憋回去,不然她大概会给我涂口红。
但是它是变色的,涂到嘴唇上是粉色的。
这支口红,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术?看上去绿油油的东西是怎么弄出那么粉嫩的颜色我的天,涂上去我有点想亲一口说真的。
然后她还买了一支蓝色,颜色更夸张,是那种宝蓝色的柱状体,当然接受了悲伤蛙的洗礼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涂出来是粉色带紫色的,除了想亲一口的同时,我对口红这种东西产生了怀疑。
你们的口红,其实是用炼金术做的吧?[手黄再]

想买口红。
求推荐色号。
推荐的话会不定期掉落更新。

非常骚的脑洞。

是说可以扩写,但是凹凸漫画没有补完,fgo刚刚脱坑。
而且没有人督促我是不会扩写的,毕竟我这个人很温皇

而且点梗的妹子好像忘记这件事了哈哈哈


安迷修×saber

“saber的最低限制是以剑做武器,所以有没有马不重要。”
扛着单手剑的你含着嚼着小鱼干回答。但是对于自己人经常被人吐槽没有马,你还是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rider的宝具弄过来!”
「住手,你肯定是个假骑士!」
“我本来就不是啊。”

雷狮×caster

“saber最近好像盯上了rider的宝具,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算的。”
作为炼金术士的你也是非常难过,海盗有没有船很重要吗?反正你作为一个多动症患者,还是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
“如果rider有船的话,我得考虑和那个脑子有问题的saber联手把rider给抢了。”
「你还需要和‘别人’联手吗?」

凯莉×rider

“最近,saber和caster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对。”
骑着黑马的死亡骑士瑟瑟发抖的抱紧了自己的马。虽然说是宝具,但是caster总有办法把别人的东西转化成自己的,超级不讲道理!
“论单挑caster打不过我。”但是加上saber我可能保不住我的马了嘤嘤嘤!
「啊啊,堂堂死亡骑士居然有那么废的一面吗?」

嘉德罗斯×berserk①

“rider的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开什么玩笑,你有本事让她骑着马跟我打一架?”
你歪着脑袋打量着这三个人,决定还是不要管他们怎么闹。
“有本事就来听我独奏。”
「停!不许弹琴!」



①妄想中是肖邦姐姐露易丝,狂化之后大概就是恶人谷老王的画风了。

他强任他强,老娘腿特长。

(´ー`)一个话不多不少的黄少天。

尽量不ooc。


emmmmm
突然让我说我女朋友还真不知道从哪说起。
但是我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跑得快。
特别特别快。
初中的时候我们教学楼在三楼,距离食堂大概是个五十米左右,每次下课她就会突然不见,然后过个一两分钟,她就端着饭站在门口看风景。
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脑子里全都是:这什么骚操作我也要学!
然后就是,初中要考体育嘛,八百米测试,她活生生的甩了第二名半圈。当时我在想,这个身高一米五的人是吃发动机长大的吧?这腿速不去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简直可惜了好吗!平时吃下去的不止糖水白切鸡腌黄瓜芝麻糊那么简单吧那些东西肯定是加了机油进去的!

我那时候和她关系特别好,一起打荣耀的时候就经常组队嘛,有时候野图杀人了跑副本或者jjc里面避避风头。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我女朋那时候骚话连篇,还什么骚操作骚装备,感觉那里不太对的这种,我怀疑她还能去喊麦你知道吗?
特别怀疑人生,你说一个文静脸的牧师,不光现实中是个能飞的柯基,语速堪比机关枪,游戏里操作骚装备骚还骚话连篇的,要是哪天我们两个组队翻车了那多半是被她骚死的。

当时是她有三个职业会玩,一是牧师,二是狂剑,三是流氓。然后有一次是2v2,结果对面也是组排,对面那个奶也是会玩的,啊,剑带奶对剑带奶,谁输谁尴尬不是?就只有靠剑客进行不光是口头上的友好交流嘛,偶尔也要重视,并且尊重一下对面的奶妈才对嘛!
然后你知道吗,当时打的不要不要的时候,她突然冷不丁的来一句,“如果我现在用的是流氓,一板砖下去这奶妈的胸得平两个罩杯。然后还要把这个剑客砸成柠檬猪皮。”
“气死我了,吃口泡椒凤爪冷静一下。奶得我想砍人你知道吗?”
直接笑得我起不来差点输了你知道吗,结果是对面啊,奶不住了直接退出。然后她那个奶妈交流群——当时就她自己有个奶妈交流群,在那里面,她把自己的名片改成了“我牧师再奶剑客就是狗”。
哈哈哈哈哈哈笑飞了。现在提起来的话,她会直接回我一句:“为了少天狗就狗,谁和他们是好朋友!”

其实回忆起来也是特别好玩的一个时期,现在我女朋友是荣耀的代练和主播,开个网店偶尔卖点荣耀的周边啊,G市的小零食啊之类的,也是特别开心。

关于谈恋爱的问题,我只谈过一次恋爱,而且就要结婚了。



最近文看得也是心累。

黄少天的特征在同人里,就只有话多了是吗?

话唠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说话,同为话唠感觉到了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