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里里不存在

关于我师妹那股泥石流。

_(:ミ」∠)_

这个喵萝是企图买草靶子进漫展结果扛不动的我

不要在意这种喵哥从哪来的……


当爹又当妈的喵哥x粘人熊孩子你

我师妹从小就是个泥石流一样的小姑娘,本来有一手雕刻的好手艺,但是总是雕出些造型不可描述的东西来换钱买衣服。
买衣服?想要什么衣服和师兄说不行吗?不要为了这种事来创造一些污秽的东西!这样不好!
“世人本应相爱,这哪里有错嘛!”
我好不容易从肮脏的交易市场把师妹抱回来,这小丫头还踢我,不过好在她被我夹着动不了,没有多大的杀伤力。
“师兄不好说这样对不对,但是你不能在成年之前把这种东西拿出来卖。”我伸手扯了扯师妹肉嘟嘟的脸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这些东西从哪知道的?”
“二师兄房间里的画本子!”
……
很好,我知道要找谁算账了。

后来出了师门,我们两个分开了一段时间,曾经约定好了如果不回师门就在扬州过中原人的节日。
本来买好了糖葫芦和其它小点心等着她,结果一转头,人是找到了,但是她扛着一个比她还高的草靶子,上面插满了糖葫芦。
怎么回事?买糖葫芦也就算了怎么连人家草靶子都买了?
“来,啊——”
“呜!你!”
“再来一个哈!”
“呜呜呜!混!”
“你看还有一个哦!”

干什么呢这是?!几个月不见这丫头怎么越来越皮了?!谁教她用糖葫芦欺负别人家小孩的?!
给别人家师兄师姐道歉之后我赶紧把师妹提走了。
师妹从小到大从来没挨过打,顶多也就是训两句就算了。原因可能是因为她太可爱了,从小到大都没人舍得打她,所以长大之后才会那么皮。
我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忍咯,谁让她可爱呢。

“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怎么都不学好?是不是二师兄?”
一边给她擦着嘴角的糖渍一边问。整个师门最熊的就是二师弟,不知怎么的师妹也越来越像他,头疼。
谁知道这丫头脑袋一歪,把她的猫抱起来遮住下半张脸,道,“是啊,二师兄天天带我玩。才不像你嘞,看见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的小姐姐就走不动路,哼。我长大才了不要你嘞!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我心说,不要以为你长的可爱我就不敢凶你,但是转念一想我还真不敢凶她。从小到大她一哭我就脑子一热,什么都答应她了,不过好在她从来没有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我哪有走不动路,不对,也没有说话不算话啊?”我赶紧把猫抱回来以防她用猫擤鼻涕,这架势是要哭出来啊。
“你、你还说……你以为我、我十年前说要嫁给你是说假的吗!”
3、2、1……哭了。

“来来来,小师叔告诉你们哦,你们要从房梁放下去,再从侧面入手,这样才能拔到二师叔的胡子……”
我把师妹从三个小萝卜头中间拖走,叫他们好好练功别整天和小师叔胡闹。最近二师弟很明显成了她和我三个小徒弟的捉弄对象,也只能感叹一下风水轮流转。

“你又胡闹。”
这么多年过去,师妹的脸还是肉乎乎的,手感极好了。

“略略略!你又不给我亲亲,我只有找二师兄玩咯。”
“好好好,给你亲给你亲,亲哪都行。”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