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里里不存在

我女朋友。

发了又删删了又发。

贼鸡儿无聊的我。

叶修。

我女朋友是我的同行,只不过她是打ow的。
她不是很愿意依靠我,也不是很愿意依靠家里的人,虽然有时候很头痛,但是她直来直去又特别独立,省了不少麻烦。
我还记得我说有空我就去S市找她,她愣是把我的行程规划算得一清二楚挑了个最省钱的计划给我看。
我问她说:“你真舍得我那么快就走吗?”
她说:“舍不得啊,但是看你一脸网瘾中年人的样子估计没法跟屁股相亲相爱。”
后来我找了个折中的法子,那就是买台新的电脑放在她家里。

再往前就是年轻的时候了。
那时候她还住在嘉世对面,卖包子的楼上,成天就吃馒头和奶黄包,也不见得换个口味。
除了给我带早点是下了血本,每种都带一个,感觉我一个月能胖上三圈。

我问她:“你要不要公开关系什么的?”
她说:“随便你啊。”
她后来跟我解释说,不是因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就必须强调所谓的所有权,除非我愿意和她过一辈子。
从那时候起我就在想,什么时候她能答应嫁给我?

后来我离开了嘉世,那段时间她因为比赛当中的失误也混得挺惨的,但是我俩糟心到一块了,反而多了很多聊天的时间。
她说:“现在真想飞过去让你抱抱我。”
我问她是不是瘦了,她说没有,反而因为心情不好吃得太多不想出门又胖了。突然之间我心里就松了很多,幸好她没把自己饿着。
我说:那你再多吃点,吃饱了不想家。
她说:照你这么说,我可不得撑死啦。

我和她在一起八年了,中间没有谁在乎过对方是否事业有成,是否符合一些新时代择偶标准,虽然有吵过架但是最后还是能够互相谅解。

现在她终于嫁给我了。
真好。

→_→堪称屈辱黑历史的一篇。

评论(5)

热度(36)